• <p id="1fzsp"></p>
    <p id="1fzsp"></p>
  • 展開

    突發事件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

    發布時間:2022-04-26   |  所屬分類:體育教育: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通過文獻資料法、訪談法等研究方法對2020年新冠疫情背景下的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現狀進行分析,發現其中機遇與困境并存。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困境主要表現為: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自身困難性較大、應急管理法律法規不健全、應急管理工作重視程度不夠、應急管理人力資源不完善以及應急管理物資使用不合理等5方面。建議:加強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預測預警系統建設、制定相關法律法規、加強培養應急管理的觀念與意識、推進人力資源建設與合理使用應急管理物資等,推動公共突發事件下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的可持續發展。

    突發事件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

      關鍵詞:公共突發事件;新冠疫情;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

      加快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夯實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健康基石,已經成為了我國新時代偉大征程中重要的戰略目標與政策主張[1]。體育健身服務業作為體育產業的核心組成部分,日益呈現出巨大的經濟潛力和良好的發展前景,這為今后體育健身服務業對接大戰略、具備大格局奠定了良好的基礎。2020年年初新型冠狀病毒在我國蔓延開來,全國各地面臨著嚴重的疫情防控形勢,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更是受到了嚴苛的考驗,幾乎所有的體育健身服務場所均掛牌歇業[2],春節后本應該是體育健身服務業盈利的主要時段,但是為了響應國家防疫號召,體育健身服務業不得不暫時關停。即使在疫情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各種不確定的因素仍然存在,消費者對這類需要近距離與陌生人接觸的環境依舊有所顧忌,這直接給體育健身服務業經營者帶來了巨大損失,整個體育健身服務業陷入了歷史低谷[3]。2020年恰逢我國處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和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國內外復雜的形勢與公共危機的多重壓力相互交織,這更是對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能力的高效協調運轉提出了新要求。因此,盡快提升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能力建設不僅成為了促進體育健身服務業乃至整個體育產業科學發展、提升產業競爭力的重要著力點,而且對全面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1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闡釋

      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是指以先進的科學技術為支撐,從全局性視角出發對體育健身服務業進行重點規劃,進而達到弱化損失、危害以及事故帶來的人員傷亡的目的,最大限度的確保體育健身服務業的穩定發展與社會秩序的安定。作為一項重要的公共事務,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既是政府的行政管理職能,又是社會參與的法定義務。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活動具有與其他行政活動不同的特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政府的主導性,政府主導性是由政府行政管理的職能所決定的,只有政府對突發事件進行統一調度和指揮才能從根本上提升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工作效率;二是社會的參與性,在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過程中,盡管政府是責任主體,如若沒有全社會共同參與,在應對突發事件時就不可能取得好的效果;三是行政的強制性,在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中,政府應急管理的一些原則、程序和方式將不同于正常狀態,權力將更加集中,決策和行政程序將更加簡化,行政行為將帶有更大的強制性;四是目標的廣泛性,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追求的是社會穩定,關注經濟、社會、政治等方面的公共利益和社會大眾利益,其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保證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確保體育健身服務企業的平穩運行,為社會全體公眾提供全面優質的體育服務產品。

      2公共突發事件下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機遇

      2.1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是順應國家整體戰略的關鍵舉措

      國內外應急管理體制的形成與發展,大多與重特大事件的發生有密切關系,屬于問題導向型的體制建設[4]。當前,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應急管理體制創新發展。2020年10月31日習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零三五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提出“‘十四五’期間經濟社會發展必須要堅持系統觀念,加強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辦好安全發展兩件大事,注重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挑戰,實現發展質量、結構、規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統一。”人民體質健康與我國體育產業發展息息相關,兩者相輔相成、融會貫通,體育健身是百姓增強體質、提高免疫力和強身健體的重要途徑,因此加強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是新時代賦予的使命與要求。

      2.2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是百姓對于安全發展的迫切需求

      當前,健康和安全成為民眾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向往的核心組成部分[5]。突發事件的頻繁發生及其不確定性與復雜性,讓普通百姓以及體育健身服務業經營者對于體育鍛煉與生產經營中的安全需求愈加強烈,加快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顯得更為迫切。通過本次新冠疫情,越來越多的百姓強烈意識到了提升應急管理能力與維護自身安全之間的重要聯系。從長遠看應急管理建設必將在此次疫情后被推向高速發展的時期[6]。因此,盡快完善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不僅成為了確保體育健身服務業甚至體育產業健康發展的關鍵保障,更是百姓對于安全發展需求的重要體現。

      2.3綜合國力的提升為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提供了支撐

      隨著中國各個方面的迅猛發展,我國綜合國力已經躍居世界前列,這為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提供了相對雄厚的經濟基礎和物質保障。雄厚的經濟實力主要表現在:現有的經濟條件為我國體育健身服務產業乃至體育產業的工程建設(預防準備、監測預警、先進的技術救援裝備等)與非工程建設(科學技術研發、人才培養等)提供了充足的人力、物力、財力和技術的保證。此外,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更為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提供了技術支持,特別是在風險分析與情景模擬、突發事件監測預警、復雜情景下的救援與搜救、應急指揮決策輔助等方面提供了重要支撐。

      3公共突發事件下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困境

      企業作為生產要素市場的需求者以及產品市場的供給者,社會家庭作為生產要素市場的供給者以及產品市場的需求者,兩者緊密相聯,相互依存。在本次新冠疫情期間采取的隔離措施雖然阻斷了病毒的傳播,最大程度的保護了居民的身體安全,同時也阻隔了企業和家庭之間生產要素(產品)的流通,導致了體育健身服務市場供給和需求之間的負反饋,進而轉化為經濟與社會領域的公共風險。本次新冠疫情中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受到了嚴重打擊,主要包括:現場體育培訓全面暫停,不少中小體育培訓企業面臨經營困難、資金周轉困難等現實問題[7]。這直接反映出當前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仍存在一些困境,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3.1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的困難性

      公共突發事件本身具有“不確定性、系統性和耦合性”的特點,且容易引發次生災害、衍生災害,這加大了應急管理工作的難度。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本身起步較晚,在應急管理過程中經驗不夠充足,更容易受到突發事件的沖擊與影響。同時,突發事件發生后需要相關人員在極短的時間內作出正確恰當的反應,并對本單位或者本行業進行科學協調指揮,保障相關物資運輸供給,這對應急管理人員提出了極高的要求。例如在本次疫情的影響下,上海某健身會所經營者稱“與去年同期相比,健身房業績下滑是肯定的,至少在20%左右,在疫情期間企業全部員工都宅在家,相關工作難以開展;此外即便有條件采取相關措施,由于對未來發展迷茫,不知道該從哪些方面入手”[8]。在偏遠地區或者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經驗不足的地區采取措施難度更大。此外,公眾作為弱勢群體,在突發事件的影響下更易于處于緊張、恐慌、激動之中,情緒不穩定,加大了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難度。

      3.2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法律法規不健全

      加快推進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既是保證企業自身發展的核心要義,更是“十四五”發展規劃中堅持系統觀念、加強前瞻性思考的重要體現。在辦好安全和發展兩件大事的背景下,法律法規的約束規制作用就顯得尤為重要。但是在梳理應急指揮部以及國家體育總局頒布的現行有效的體育法律、法規、規章、規范文件和制度性文件目錄的過程中,發現涉及到體育產業或者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法律法規鮮有報道,這使得在突發公共事件爆發時,體育健身服務業無法可依,無據可尋,當突發事件爆發時容易產生慌亂情緒,采用不科學的應對方法。例如本次新冠疫情期間上海市80%以上的少兒體育培訓機構幾乎全面癱瘓,營業額較去年同期相比驟降70%左右,在沒有科學法律法規的指導下,更多中小型企業破產倒閉,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加。

      3.3體育健身服務企業對應急管理工作重視程度不夠

      通過分析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在本次新冠疫情中的現狀,可以發現我國的體育健身服務企業普遍對于應急管理工作的重視不夠,且國家體育總局以及各地方體育局沒有對體育健身服務業的應急管理工作未給予太多的重視與幫助,使得企業在實際經營中對應急管理的重視程度更低,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發展速度緩慢。應急管理工作由于本身涉及多個部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與財力的投入并對其進行統一的管理,才更加凸顯出自身的困難性與復雜性。有一些企業的高級管理層認為[9]“安全工作執行的很好,因此就無需應急管理。”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企業中的高級管理層尚未認識到應急管理工作是安全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才會忽視應急管理工作的重要性。在突發事件出現時,企業不能采取及時有效的措施給予應對,浪費了最佳的應對時間,在突發事件的強烈沖擊下體育健身服務業市場競爭力進一步衰退,更容易在十分殘酷激烈的市場競中被淘汰。

      3.4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人力資源隊伍建設不到位

      管理學中普遍認為,人力資源作為公共管理組織中最活潑的資源,是組織發揮作用所必需也是重要的資源,其質量決定了組織其他資源的效用[10]。因此我們更有理由認為,合理的人力資本結構、充足的人力資源數量以及高素質的人才隊伍將會極大地提高突發事件預防、應對以及修復能力。在本次新冠疫情期間,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在人力資源方面的困境主要表現為人員培訓不到位。很多體育健身服務企業普遍存在著過度重視盈利需求,忽視提升自身管理水平的問題,未能及時對本單位管理部門或應急隊伍進行培訓的問題。在2003年“非典”以后,我國逐漸建立起應急預警與相關應急機制,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應急管理建設雖然起步較晚,但是仍有很多的優秀經驗與案例值得學習和分析。但是由于企業普遍存在著資金缺乏、技術不足等方面原因,很多企業既無法根據自身崗位的特點進行應急管理的差異化訓練,又沒有進行過有針對性、系統的應急管理現場處置培訓,在突發事件爆發時很多企業無法根據自身發展特點以及未來經營定位采取合理的應急處理措施,不僅浪費了寶貴的時間,而且錯失了很多潛在的機會。

      3.5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物資使用不合理

      新冠疫情后期,國家體育總局以及各地方政府相繼發布了《關于疫情期間服務行業復產復業的通知》,各地方體育健身服務企業陸續開始營業。在這一過程中對防疫物資的科學、高效、合理使用提出了巨大的挑戰,體育健身服務企業對于口罩、消毒液、酒精等防護用品的需求量呈幾何式上漲[11],大部分健身房及體育健身服務業積極響應國家防疫要求,大量購入消毒水、消毒液等防疫物資,甚至在進入體育健身服務場所之前要接受噴霧消毒槍360度掃射或者穿過消毒通道,一些企業為了能早日順利復工復產,大量購置消毒產品與相關防疫物資并在室內休閑健身場所及周邊區域大量噴灑消毒劑。這些盲目購買防疫物資、不科學消毒的行為不僅會加劇體育健身服務業的物資消費支出,而且會產生一系列的公共衛生問題。此外部分健身房存在不認真消毒、吝于使用物資的問題,更是為疫情反撲提供了可能。

      4完善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的建議

      本次新冠疫情直接暴露出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在應急管理過程中存在的困境,因此我們需要理性反思,總結不足,為推進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提供相關建議,盡快完善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工作。

      4.1加強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預測預警系統建設

      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建設要以監測預警為主,這有助于強化體育健身服務企業應對突發事件的防范能力,從而樹立底線意識與憂患意識。因此,在構建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預警系統過程中,一方面要健全突發事件的預警決策機制,充分利用現有的公共安全監控監測技術、預測預警技術,構建覆蓋全國的體育產業安全應急預警技術平臺,為構建準確、快速、一體化的應急決策指揮與工作系統提供支持和保障。另一方面要盡快完善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上報、預警遲滯的追責機制,強化地方政府、地方體育局以及各體育健身服務企業決策者及時預警、及時防控、消除風險的責任,可以在國家體育總局的統一領導下賦予地方體育局對突發事件的預警權,同步構建責任追究制度,提升地方體育局的責任意識,確保能及時進行風險預警。若地方體育局未能及時預警,造成嚴重后果的要對地方體育局相關領導或者負責人進行責任追究,避免“推諉扯皮”現象的發生。

      4.2盡快制定我國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法律法規

      在吹響加快體育強國建設集結號的當下,務必要有前瞻性的認識到法制建設才是確保體育強國發展和健康中國建設的筑基工程。由于體育健身服務業的范圍相對較小,因此建議以體育產業為核心制定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法規。首先要盡快成立由各領域專家組成的體育產業應急管理工作小組,其中包含但不限于國家體育總局、應急管理部、環境部、衛健委等部門的專家,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為背景,以《體育法》為保障,以《應急管理法》為依托,在梳理現有體育產業中應急管理辦法的基礎上,以體育健身服務業、體育教育培訓業、體育競賽表演業等行業為框架盡快制定一部完整的《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條例》,確保未來在發生突發公共事件時體育健身服務業有法可依。其次建議在《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條例》中適當引入軟法治理,將軟法治理與硬法規制相結合。例如在制定《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條例》時設置“非營利組織應急管理指引性規則”“企業自律條例”等章節的軟法規范,在確保司法能動性的前提下提升軟法治理的有效性,確!扼w育產業應急管理條例》的靈活性和可操作性。

      4.3加快培養應急管理的觀念與意識

      首先國家體育總局以及各地方體育局要通過本次疫情汲取經驗,盡快轉變自身觀念,重視應急管理能力建設,應積極發揮新聞媒體的輿論作用,結合大數據、互聯網等現代新興技術引導體育健身服務企業重視應急管理工作,鼓勵企業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開展一些與自身生產經營息息相關的應急管理理論學習與培訓,例如以賽促學、應急管理案例分享等活動,使體育健身服務企業對應急管理工作有更深層次的了解并能根據自身發展特點靈活運用,敦促更多企業轉變思想觀念,真正認識到應急管理工作的重要性,提升我國體育健身服務企業的憂患意識與抗風險能力,為產業轉型提供更多支撐。其次企業自身更要強化領導部門的核心管理作用與應急處置能力,針對體育健身服務企業自身特點,開展相關教育培訓,加強領導的應急管理能力建設。

      4.4推進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人力資源建設

      應急管理工作自身所具有的特點對應急管理人才隊伍提出了較高要求,主要包括應急管理人員要具備風險識別能力、環境適應能力、執行力、協作能力以及良好的心理素質等多方面的素質與能力。通過本次新冠疫情,我國更要注重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隊伍培訓工作。在應急管理隊伍培訓時,應以能力培養為核心,不僅要注重應急管理專業知識與專業能力的培訓,還要著重進行實踐和模擬訓練等實操環節[12]。國家體育總局以及各地方體育局可以根據自身情況,通過派遣應急管理專家學者、項目合作、人才資源引進等方式從應急管理普及宣傳教育、專門培訓、集中演練和重大突發事件后的反思等方面對體育健身服務企業的管理層或高層領導進行培訓,提升其風險識別能力、環境適應能力、執行力、協作能力。

      4.5合理使用應急管理物資,避免浪費或過度使用

      一方面,體育健身服務企業要規范應急管理物資的采購方式。目前應急管理物資的采購方式主要包括招標采購、直接采購、協議采購等3個主要方面,分別在事先儲存、公共突發事件后的應急采購、快速大批量采購等情況下使用,但是這些采購方式不僅缺乏針對性,而且不利于建立長期的合作關系。因此國家體育總局應鼓勵體育健身服務企業積極探索新的采購方式———供應鏈采購,即生產商和供應商簽訂相關協議書,在規定的時間內向有需求的企業提供可靠質量的所需物料,采購方可以依據自身的情況向供應商提供訂貨要求,例如送貨時間、數量以及需求品種等[13],而基于供應鏈的采購模式具有高效率、低成本、開放透明等特點,在一定程度避免了在應急管理中“囤積物資”等現象的出現,保證了應急管理物資的合理使用。另一方面,各地方體育局應加強對本地區體育健身業應急管理物資使用的監管,定期組織一些健康科普知識,強化技術督導,規范企業的消毒防疫行為,讓“科學防治、精準施測”落到實處,讓“科學消毒,健康鍛煉”有據可依,最大程度地監督企業科學合理防疫的同時保障公眾的身體健康和自然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5結語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直接反映出突發公共事件下我國體育健身服務業在應急管理過程中存在的機遇與困境,本次新冠疫情為中國特色應急管理體系建設開啟了新紀元,但其中存在的困境更需要我們正視并總結經驗,因此我們要加強體育健身服務業突發事件預警預測系統建設、盡快制定我國體育產業應急管理法律法規、加快培養應急管理的觀念與意識、推進體育健身服務業應急管理人力資源建設與合理使用應急管理物資,避免浪費與過度使用,從而推動體育健身服務業與體育產業高質量發展,我們堅信疫情后,體育健身服務業會在公共突發事件應急管理中進一步成熟規范。

      作者:徐寅雪 雷敏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m.calzaturescalabrini.com/tiyujiaoyulw/24220.html


      上一篇:低碳經濟下體育產業發展探思
      下一篇:沒有了

      热久久视久久精品2019_暖暖直播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A级按摩片A黄视频_美囯一级黄色片.

    • <p id="1fzsp"></p>
      <p id="1fzsp"></p>